祈祷是艺术的艺术-天主教星的家园 
祈祷是艺术的艺术
佚名 网络收集 阅读:448次 2022-05-31

如果日常最基本的属灵操练(克修)可以在默祷中获得,一如若望·迈恩所相信的那般,那么,为何会如此,又是如何起作用的呢?


撇开宗教语言来回答这个问题,我们依然可以看到默祷如何全面地贯穿于我们生活之中。最终,心灵或人格的任何角落,都被短诵的苦行(即重复颂念短诵)所触动。人们开始默祷可能出于非常自私的原因。然后,他们意识到,这是一种超越理解的更关系化的实践,其结果在他们的关系中比他们想象的要更为更明显。


这种洞见对世界的未来有着巨大的影响——正如“默祷创造团体”的洞见一般。默祷行为本身比默祷者个体更重要吗?默祷对乌克兰危机或气候危机的结果有影响吗?与艺术相比,默祷对世界的影响如何? 


诗人奥登(W.H.Auden)曾说过:“因为诗歌不会让任何事发生:它在官吏们/从未打算干预的自造的山谷里得以存续。(《诗悼叶芝》,上海译文出版社,2014)”世界仍然对最伟大的诗歌漠不关心。我曾经问过一位伟大的音乐家,他是否相信音乐使我们成为更好的人。他想了一会儿,说:“也许……至少他们听了一个小时左右。”  


默祷能以诗歌或艺术无法做到的方式“让事情发生”或“让我们变得更好”吗?是的,因为祈祷的艺术就是“艺术的艺术”。它不仅是改变了我们,它触发了一个转变的过程,它温柔地、不可抗拒地溜进我们生命的每一个缝隙和角落。这种深刻的个人和永久的转变成为一种“变容”。随着我们的改变,它也改变了我们所处的环境。我们的关系,我们的工作,每一次偶遇都反映了内心对外部世界的影响。 


昨晚,神学家简·威廉姆斯为我们的晚间演讲系列做了“作为神学家的女性神秘主义者”的第一场演讲。她强烈地谈到了对女性的偏见,这种偏见导致女性被视为仅仅只能“描述自己的个人经历”——她们被视为没有深入思考的能力。她通过三位伟大的女性神秘主义者的作品,表明她们如何在其神学传统中成为深刻的思想家。威廉姆斯博士谈到默祷如何直接引导我们进入上主创造的空间,在那里,我们感知上主的自我分享。我们弃绝思想和形象,但却比我们自以为意识到的更能凭直觉感知上主。这种体验可以在祈祷之后被质询,但不能在祈祷之时被质询。


这表明默祷在如何起作用。我们看不到它如何直接改变事物,但我们看到事物在改变,这必须被谈论。这才是真正的神学。谈论它可以缓解当今世界的渴望。在一个我们无法旁观之境,我们品尝到改变人类集体思维所必需的现实。这恢复了我们不幸失去的现实和团结的常识。(文之光)


本文已有131人点赞


天主教星的家园为了帮助大家更好的过信仰生活,提供日常信仰生活所需材料,是受圣神感动的成果。
本站需要更多的有识之士的加入共同完善网站内容,只因这是属于主的一份工作。
欢迎联系我们并加入:关于天主教星的家园
投稿邮箱:181376222@qq.com

友情网站
圣母玫瑰园
小德兰书屋
梵蒂冈新闻
耶稣是主

扫码下载安卓APP